Cyanide。

Cyan/未央

哈哈。

序章-乱世长歌

曹操: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
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
设使国家无有孤,
不知几人称帝,几人称王?
刘备:
昔时高祖斩蛇而作,
起于三尺之剑而终立不世之功。
今日备虽困厄于斯,
然得二位弟弟英雄如此,岂非天助?
关羽:
使我三人戮力同心,天下谁人可挡?
张飞:
就看我杀入这乱世,搅他个天翻地覆吧!
孙权:
如今汉室倾危,四方云扰。
孤继承了父兄余业,愿效桓文之功,成就一番作为。
不知先生有何见教?
鲁肃:
汉室不可复兴,曹操不可卒除。
如今唯有鼎足江东,以观天下之衅。
孙权:
鼎足江东……
郭嘉:
咳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
二十岁那年,有名医说,
我郭嘉注定活不过四十岁。
奇怪的是,知道自己寿命之后,
我反而不感觉痛苦了。
生老病死,如聚散浮云,何必放在心上?
只要我的声音,全天下都听得到。
只要我的梦想,永远不会被忘掉。
只要主公——
用您的眼睛替奉孝看清这江山的结局。
唱:
(长吟慷慨 铜雀未央飞虹流采 星汉夜临魏王台)
(蜀中携剑征鞍踏月来 光寒破尘霾)
(吴歌江外 驻马桃花开 观赤霞远燃沧海)
(听人说兴亡盛衰 凭栏望风烟千载 山河未曾改)
『第二乐章 乱世烽烟』
张角:
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,岁在甲子,天下大吉!
袁绍:
大汉国祚绵延四百余年,怕是寿数将尽了。
汝南袁氏列祖列宗,你们应好好看一看,
是我,才配来扶正这即将倾覆的王朝!
若这真是连我袁绍都做不到的事情,
又有谁能做得到呢?
董卓:
蝼蚁乌合,图妄挣扎,
可笑之至!吾儿奉先安在?
吕布:
关下群鼠!可有人敢来挑战温侯威名?
哼!纵是天下兵马皆来,
也不过是毫无悬念的杀戮而已。
十八路诸侯,这虎牢雄关即是汝辈的葬身之所!
孙坚:
这就是传国玉玺?
如今国贼乱政,天下几成废墟,那些人早就不安份。
若他们看见玉玺在此,不知会引出怎样的祸乱。
策儿,把玉玺收起来!
有孙某一天,汉室江山便由不得他们妄动分毫!
貂蝉:
奉先!此去……此去一战,凶险异于往日。
万望将军珍重,非独为君一人,也是为了貂蝉……
吕布:
貂蝉,莫忧,这当世,岂有能打败我飞将军之人?
待我破城归来,我们就再也不会有片刻的分离了……
马超:
愿以天下独步之铁骑,
为我主踏遍这万里河山。
武者,战死疆场、马革裹尸,幸也。
就赌上这“锦马超”的声名,
前路纵是有刀山火海,我也要用铁蹄踏平之!
甘宁:
那时候是二更天,夜黑无月,
我只带着一百人马,
慢慢地接近前方的灯火通明。
我知道那边绵延百里的,
就是曹操四十万大军的营帐。
哼!四十万……
但在我甘兴霸眼里,
那只是一座毫无防备的空城!来吧!
黄盖:
火船准备——出发!
周瑜:
孟德,就让这满江的烟火作为对你最好的赠礼!
张辽:
吴贼听着,我大魏张文远在此!
就让逍遥津的死神,夜夜重现于你们的梦魇!
『第三乐章 浮生一梦』
周瑜:
明天我便出发去江陵,夫人帮我收拾行装罢。
小乔:
可是……你身上箭伤还未痊愈啊……
周瑜:
如今曹贼新败,汉中不稳,益州可图,
江东不可坐失如此良机。
当年助伯符平定天下之愿能否达成,便在此一举了。
若瑜此行能取下川蜀,就算身死,亦无悔也。
小乔:
只要周郎觉得好,那便一定是好的……
周郎,我等你回来。
大乔:
陌上花开,蝶舞轻狂,玄机未解,劫难已满。
江南一如昨日,可你呢……
伯符,为你等待此生,就是我的定数了吧。
太史慈:
哪个是孙策?
孙策:
你是何人?
太史慈:
我乃东莱太史慈也,特来捉拿孙策!
孙策:
哼,我便是孙策。
你们一起上吧,我要是怕你,就不是江东小霸王!
太史慈:
你们就算全部一起来,我也不怕!
孙策:
哈哈哈,太史慈要不是走的快,早就被我刺死了!
太史慈:
笑话!孙策的头在这里呢!
曹仁:
元让,听说你的眼睛被自己吃掉了?
那么少一只眼睛感觉如何?
夏侯惇:
哼!感觉敌人少了一半!
子孝,为什么你总是能够守住每一座城?
曹仁:
是因为我自己就是最后一道城门。我不倒,城不破!
赵云:
吾乃常山赵子龙也,
来将速报姓名!莫做无名之鬼!
吕蒙:
众将士听令!
所有人等换上白衣,将战船改扮为商船,连夜渡江!
关羽,就让我来会会你,
看看这荆州之地最终鹿死谁手!
贾诩:
天下、豪杰,纹枰,黑白而已!
得失、生死,与弈棋人何干?
庞统:
荣华一期酒一盅,时运不济羡飞熊。
凤欲翔天兴炎汉,奈何身已付东风。
白马啊,白马!
庞统再也不能如你一般,随主公驰骋天下了……
蔡琰:
边荒与华异,人俗少义理。
处所多霜雪,胡风春夏起。
我生之初尚无为,我生之后汉祚衰。
天不仁兮降乱离,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。
诸葛亮:
他们都说亮是个谨慎的人,
谁又知那天草堂午睡之后,
亮便开始做了一个与天赌命的大梦!
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
何时梦醒,何时再见南阳罢。
黄月英:
他说等有朝一日功成身退,
便回去锄田煮茶闲度一世。
可在他离开南阳时我便明白,
他已押上一生作了赌注,
结局是赢是输,都回不了头。
糜夫人:
赵将军,
你带着我……只能是累赘……
请把阿斗带回主公的身边……
我……我死也甘心……
荀彧:
能挽狂澜于既倒、扶大厦于将倾者,
除曹丞相外更有何人?
愿竭微末之才,辅佐为中兴之臣。
只盼有朝一日这倾颓的汉室江山,能重现安宁……
黄忠:
吾尚能开二石之弓,臂上仍有千斤之力。
古有姜尚八十而拜将伐纣,廉颇耄耋而壮心不已,
我此般年岁,自问不输于古人。
末将请战!
且教这等黄口小儿见识我冠绝天下之射术!
周瑜:
你果然在这里……
我千里迢迢赶回来,可不是想看你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。
孙策:
……那是我的父亲!
那是整个江东的支柱……你知道吗?……
周瑜:
我知道。但现在江东的支柱是你。
孙策:
我……
周瑜:
对。你还有我。
孙尚香:
谁说女子就不能上战场杀敌?
我是破虏将军的女儿,讨逆将军的妹妹!
我身上流着孙家的血……
我绝不会就这样平凡地度过一生!
孙权:
父亲,大哥,你们都在天上看着我吗……
当年你们告诉我,
外事不决问周瑜,内事不决问张昭……
很多年了,他们都已经不在我身边了……
江东的明天,到底会怎样……
(疏影照雪落青衿一袭)
(袖手点墨书鸿图胸臆)
(温炉伴卿对弈 断笔道玄机)
(望君 天下继)
陆逊:
我永远也忘不了,那是一个如梦魇般的夜晚,
血红的云布满整个天空,
金色碎屑从血云中大片飘落,
一触到地面便燃起黑绿的火焰……
仿佛要吞噬整个世界般席卷而去……
梦魇后带来的会是重生吗?
我不知道……
只是,主公,伯言终于没有负了对您的承诺……
凌统:
喂,那家伙!我知道你在这里,不要躲着了!
我都听见了!快出来!
真的……不在了么?
你记住,我的仇还没报呢……
『第四乐章 青史无尽』
(血羽墨扇 断铁瘦马)
(片铜半甲 沧浪卷黄沙)
(指点河山 君王侧榻)
(霎时风华 暮灯白朝发)
(染却残阳 哀雁惊鸿音书传谁家)
(关山月 映枯骨千冢逶迤青崖)
(谁乘长风 魂梦归乡灯畔捧旧茶)
(相思也罢 几簇誓言消散在天涯)
华佗:
每走过一座荒烟蔓草的城镇,
每行过一寸生灵涂炭的土地,
我都会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与无力。
我能医治的只是疾病,
而医治这天下的人呐,在哪里?
魏延:
丞相!
文长对蜀汉的忠心……日月可鉴呐!
诸葛亮(老年):
我已经老了……
记不清这是第几次,在祁山望着天边孤寂的冷月。
千里之外,那座我牵挂的城,
跟此地一样时常有着弥漫的大雾,
却永远缺少一簇,能够驱散掉它头顶阴霾的日光。
我的时间不多了……蜀汉的命运,又能托付给谁呢……
邓艾:
众将听令!
前方就是益州,我们要第一个拿下!
姜维:
丞相临终之所托,蜀中军民之运命皆系于伯约一身,
吾定当竭忠尽智,以命为我炎汉博得复兴之机,
了此夙愿,死又何妨!
陆抗:
就算风雨来得再狂烈,西陵的松柏也依旧长青……
父亲,您看见了吗?
这千里吴地,我会代您守护,
只要还有我陆幼节一日,江东断不会沦落他人之手!
甄姬:
宓不能再陪伴夫君了,
愿夫君平安喜乐,延年千秋……
曹丕:
子建,你若能七步成诗,我便赦免你的罪愆,否则……
曹植:
煮豆……燃豆萁……
(曹植:二哥,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!)
(曹丕:酒?)
豆在釜中……泣……
(曹丕:……唔,芳醇弥人,果然是好酒!)
(曹植:那当然,所以我才赶着带来跟二哥分享啊。)
本是……同根生……
(曹丕:如此良辰美景,你我兄弟二人共饮,真乃人生一大乐事!)
相煎……何太急……
(一襟晚照 悄逝滚滚长江水流东)
(浪淘尽 葬千秋霸业万古峥嵘)
(鼎足九州 莫叹是非成败转头空)
(青山依旧 醉卧孤舟独钓寒江风)
(故人相逢 青梅煮酒邀君天下咏)
(三分事 半纸残墨尽付笑谈中)
(苍黄几重 浮沉百年风流忆谁共)
(江山如梦 还顾霜月千载与今同)
司马懿:
仲康,你活着是为了什么?
许褚:
……活着?
司马懿:
你为何而生存?
许褚:
忠诚。
司马懿:
忠诚?……但只要活着就有一切,
有明天,有希望,有……天下!
这是乱世的开始,也是结束……
【完】
   

评论

热度(1)